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基隆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08:18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基隆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传染么,河南白癜风能否治吗,黑龙江白癜风能否治吗,滨州白癜风会遗传吗,江西白癜风发病原因,山西白癜风症状

我们发现,很多老人去国外探亲,最重要的目的和任务,是给儿子女儿帮忙带孩子。

74岁范阿姨,女儿49岁,定居美国宾夕法尼亚州,范阿姨一共探亲3次,呆的时间最长的一次是9个月,主要就是照管第三代。

“第一次去是2001年5月初去,他们生了小孩。我们帮忙带。再后来,我们把小孩带回国内,养到四五岁,读幼儿园时,又送回美国了。”范阿姨说。

俞大伯和寿阿姨夫妇去法国主要也是帮儿子儿媳带孩子。寿阿姨在自己的散文集《一路走来》中,记录了第一次带孩子的年月:

咪咪是我孙女儿的小名,大名叫俞乡田,还有个法国名字埃米莉。她1996年5月16日出生于法国,开头三个月由她妈妈亲自抚养,然后,北京姥姥专程去带她四个多月。同年12月20日,咪咪长到7个月零四天时,我便去接姥姥的班,直到1997年6月16日,咪咪十三个月时才回国,后来我和咪咪一同生活了差四天半年时间……

徐大伯说,他最开始去美国的时候,发现大部分在那边的老人,都是给子女帮忙带孩子的,但最近徐大伯发现,去带孩子的老人越来越少,因为第三代都长大了,而他们也没什么作用好发挥了,年纪大了自己也不愿意去。

在国外,中国老人经常互相提醒:千万不能打孩子

“在国外不好打小孩的。”现在住在福利院的张奶奶举了个自己遇到过的例子。有个女伢儿不听话,他外婆随手敲了她一下,小孩不懂嘛,就到学校跟老师报告去了,老师立马报警了,警察立马来家里了,是破门而入那种,外婆吓得要死,情急中马上打给女儿。这个外婆过去还是个小学老师嘞,这个事情之后,老是感叹在国外小孩不好带啊。

“在美国千万不能打孩子,我们在那边的老人之间经常会互相提醒的。”赵阿姨说,“弄得不好,小孩跑到学校去,无意间让老师发现了,可能你连抚养孩子的权利都没有了。在国外,这条法律可是毫不含糊的。”

“这个呢,有一定道理,也有一点过分,中国过去讲究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嘛。”

寿阿姨说,她在法国时,从来不打孙女,一是孩子的教育由他们爸妈管,二是绝对不可以打小孩,如果打小孩,邻居会干涉,会报告警察。

“我小时候被爸妈打,现在也没什么感觉。我的孩子我也动过家法的,女儿我没打过,儿子呢比较调皮一点经常惹我发火,后来长大了,说到挨打也都笑笑过了。”城南徐大伯说。“在美国,没有打小孩一说的,那边会有人报警的,在马路上打小孩会有人报警,在家里打邻居会报警。”

“后来我发现,中国和外国打不打小孩的区别,主是父母对孩子尊重程度不一样。外国是把小孩和大人看成一样平等的。”

在国外,孩子从小就要被大人尊重

在法国带孙子期间,寿阿姨经常观察儿子儿媳怎么教育孩子。

“我发现他们已经抛弃了传统老式的教育方法,什么是传统老式?就是长辈说了算,今天要做什么都是规定好了的。”

“他们都是现代教育。孩子一岁两岁,当然是父母做主,等孩子会说话了,很多情况下他们都要问问孩子的意见,这个东西要不要啊,喜欢什么呀?做得不好的地方,还是提出来,但不是板起面孔那种。他们比较讲道理。比如节假日要出去玩,孩子小的时候,不晓得去哪里,父母会跟孩子讲:明天我们要出去哪里玩,那里有什么东西,有什么好的,孩子会说我要去我要去。等孩子长大以后,他们愿意去哪里,父母一般都遵从他们的意见,如果需要调整,也会说,你的想法很好,但有什么困难,能不能适当调配一下?”

“其实做到这样的教育方式也不难的,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我也能做到。我觉得是个观念问题。”寿阿姨说。

俞大伯在法国的全家福。

有父母开车送上高中的女儿去谈恋爱

“我认识一对高中生的父母,女儿跟男孩子约会,因为她自己驾照还没拿到,于是夫妻俩开车送女儿过去,约会完,再接回来。”城南徐大伯说,“这在我们中国是没法想象的。但是在老外眼里很正常。”

“我也是自由恋爱,所以对这个还能理解。我年轻那时候,家长负担都很重,能顾上孩子吃穿已经够了,根本没时间管谈不谈恋爱。但我是不会送我女儿去谈恋爱的,中国人没这个观念,不反对就好了,还送?就算儿子我也不送!”

小孩学习基本不用管

管得多他们会嫌你烦

对待孩子学习上,老外和中国人大不相同。城南徐大伯说,中国人很要管孩子学习的,而且管得很严,包括他自己也是,从小把儿子抓得很紧。但在国外就不行了。“我们会经常问他,功课做了没有,他们已经习惯了那边的学习教育,不用你大人管的,管得稍微多一点,就会很不耐烦。”

寿阿姨说:“在法国,孩子的学习比我们国内宽松,我们国内抓学习很紧的,父母都很紧张,每天都要督促做功课。在法国,父母顶多是问一句:今天功课做了吗?没有,那就去做吧,如果做了,就拿来看一下,好的表扬几句,不好的会指出来,一点不严肃。”

长期在美国陪读的朱女士,给儿子选了一个小规模学校,一个班9个孩子,只有他一个中国人。儿子在学校参加了橄榄球队、篮球队、还要参加机器人班……

美国的小学和初中,课业要求不高,第一重视的是体育,也很重视孩子的行为规范,包括写作业的要求。“美国比较循序渐进地培养习惯,老师是非常鼓励你的,绝对不会打击你,这个对我来说还是蛮需要的。”

在美国带过小孩的赵阿姨也说,“小孩子功课负担不重,放学了,几乎不用做作业,一放学了就去画画、跳舞或者打篮球,读私立学校学业负担相对重一点,他们也考虑升学率,这点跟国内差不多。”

在带小孩的问题上,赵阿姨觉得,其实不能说带,只能说是帮忙,打工的,“我们和孙辈之间不能沟通,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失去。”

国外教育对礼让比较重视

没见过小孩子学校里打架

徐大伯说,在国外,小孩跟小孩之间吵嘴打架的很少很少,最多是不接触不说话。“我没听说过学校里学生为了一点事打架的,国外的教育对礼让比较重视,如果孩子之间有冲突,大人也是教育自己的孩子。因为大家都礼让了嘛,也没人来欺负你。”

老何的外孙女去年3岁,最调皮捣蛋的时候,老何白天经常带她去社区的儿童公园玩,外孙女性格比较强,经常要独霸滑滑梯。

“她滑下去回来,发现要排在七八个小孩后面,她就一把把人家小孩推开,自己又滑下去。其他老外家长只好尴尬地笑笑,啥也不说,让着她,但是我看到了,一把把外孙女拎到最后,她哭啊闹啊也没用——该教育还是要教育。”

去商场,老何的外孙女一到超市便是焦点,站在购物小推车上,把所有棒棒糖都抱到购物车里,老何只能挑选几个,然后再一个个放回去。这时服务员过来帮忙了,她很和气地说,你去安抚好小孩的情绪,这里我来弄。

“他们会觉得孩子没满足而感到歉意,而不是一味地指责。”

不过老何说,今年就大不一样,外孙女一下子长大了很多,变得很淑女很懂事,去超市都会主动帮忙拿东西了。

在国外最怕什么?生病肯定是其中之一。关于在国外看病,每个国家的行情不一样,但大多数情况是:最好购买私人保险,否则可能看得你倾家荡产,有的甚至把房子卖了。

没买医疗保险突然生病

女儿不得不把温哥华的房子卖了

张阿姨是2001年去的加拿大温哥华,当时孙女儿读幼儿园,她帮忙带一下。但是去了没多久,回来了!

“我们怕生毛病就回来了。一个北京去的中国人,妈妈临时有毛病,住医院很贵的,女儿把房子都卖掉了。看病要医疗保险,看牙齿要牙齿保险,买药还要药物保险。我们带了一点药去,消炎药。在国外很不容易的。”

同样也是去加拿大探亲的老张,第一次出国,儿子叫他什么吃的都不要带,那边都能买到,但是要带点药。他的箱子里除了衣服,带得最多的是药,像他还好,没有啥老年病,顶多肠胃比较弱,养胃颗粒每日三次,一次一包,三个月就要270包,降血脂的药也是三个月的量,作为预防的感冒药备一点。他也听说:“万一生病,倾家荡产!”

“加拿大对于本国公民看病是免费的,但是对外国人看病很贵,看一次牙医就要上万块。”老张说,他从来不敢生病。

很多人出国时,都养成了带药的习惯,马大伯的爱人有高血压,去奥地利之前,药都是国内用省医保配好了去,呆多久就配多久的量。

每年要去德国两趟的周大伯教你一招,实在有毛病,赶快买张机票飞回来。

中国人在国外看病到底有多贵?

29岁的刘萍是美国芝加哥大学一位美女留学生,目前已经毕业工作。她也认为,在国外看病是一个大问题。

“我们目前还没有移民,父母肯定也没有移民。所以他们就没有保险,要自己买保险。如果不买的话,病是绝对看不起的。一般看医生,保险报销100%到80%,80%的话自己也要付100美金左右吧。”

“前段时间我老公切到手去急诊包扎了一下,打了一针破伤风,拿到账单的时候,吓了一跳。保险付完自己还要付一千多美金。没保险的话要付2000多美金。但如果没有保险就更贵了,住院一天就要一万刀(美元)。”刘萍说。

但刘萍说,那个是急诊,不具有代表性的,一般人不会去急诊,emergency(急诊)一般都是车祸什么的送去的。

刘萍所在地区的一家医院的急诊大厅。

移民到澳大利亚悉尼的徐阿姨认为,在澳大利亚自费看病的费用相当高,到最基层的社区医院看病,挂号费就要50澳元(折合成人民币约250元),还不包括医生的诊疗费、化验费,以及药费等。

她一个朋友,在澳大利亚急性胆囊炎发作,看一次病就花了上万元人民币。

叫救护车,也挺贵的,一次需要几百澳元,更高级的可以叫直升飞机。住院住一晚,起码1500澳元。自己打救护车电话,还有一个问题,英语需要说得非常溜,地址和病情都要说准确。

他们的医院非常清静

跟中国的大医院很不一样

去法国12次的俞大伯夫妇,儿子给他们买了医疗保险。如果遇上一些小毛病,医生都上门检查的。他们在国内也带了一些中成药过去,如六味地黄丸,冠心病的药等。

俞大伯说,1991年,58岁,我得了膀胱瘤,手术以后,93年退休,95年第一次到法国去,我这个肿瘤还在化疗期间,去法国一个月一次,去过六次。是去正规的肿瘤医院。

儿子开车去,要提前电话预约,到了以后,护士会叫你的,我就进去了,用一个小床把我推进去了。用药水冲到膀胱去,躺半小时后就可以出来了。出来以后,再坐车子回来。

法国有一条,医保比美国好,欧盟几个国家都是全民医保的。我儿子付了一笔钱,买了医保。买了保险后,一分钱都不要了。

寿阿姨去配过药,她是低血压,供血不足,去过几次村医院。医生诊断后,给一个药方,然后去旁边药店拿药,也不要钱的。村医院不需要预约的,去了以后等在那里就可以了,不用拿号子,门口有椅子。

他们的医院是非常清静的,跟中国的医院像个市场一样热闹很不一样。

去年这个时候,老何二老在墨尔本带小孩,老婆发烧39.5℃,去区级医院看病(相当于我们这里的街道卫生服务中心),五六十个车位空荡荡。

为了儿女操劳一生

如今和他们远隔重洋

自己的未来怎样打算?

当初下决心把儿女送到国外,看着他们在异国置业安家,又带着家乡特产远渡重洋探望,再飞去帮着把孙辈从小带大……当你们真正老了,为自己的未来怎么打算?

采访快结束时,我们问了每一位老人这个问题,请他们谈谈对自己未来生活的设想。

俞大伯和寿阿姨两口子,家里很多照片。

哪一天实在飞不动了 我们就去敬老院吧

朱女士(70后)正在美国陪读,儿子初二来到美国,现在正上高一。朱女士算了笔账,每年花在培养儿子的钱,差不多有30万人民币,10年就是300万,相当于杭州一套房子。

儿子他们这一代,已经是全球化的人,无所谓将来在哪里工作,加入哪国国籍,在哪里定居。其实就算儿子留在国内,我们也不会靠他来养老的。说到底,还是要靠我们自己,把我们自己的生活过得丰富充实,是我们自己的事情。

我们不要求他回报我,在生养他的过程中,我已经很快乐,有他以后,我对人生的心态也是不一样的。我要感谢儿子让我陪伴他的那些时间。

朱律师(60后)也考虑过自己的未来。

我想过了,以后我们就先当候鸟,飞来飞去,等到老了,实在飞不动了,就去一家敬老院吧,现在一个孩子,在这里有什么用呢,工作这么忙,我们放眼全球,哪里好就哪里去。

现在还跑得动,就当探亲加旅游了 将来年纪大了,找几个同学抱团养老

“从亲情角度来讲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又这么远,来回一趟不容易,我非常希望她回国,”60岁的老何说,“但我不强求,就像当时她想换个环境,只要有利于她快乐成长,都是正当需求,我们都会全力支持她。”老何没有跟女儿谈论过将来,只听女儿偶尔说起,她从未成年到了澳洲,工作生活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,如果回去怕不太适应。

对自己的未来,老何的想法是,现在趁跑得动,旅游加探亲,多跑跑,其实以女儿的家为中心,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玩,比如去过了澳大利亚最南面的塔斯马尼亚州。

女儿的公公婆婆正在办理移民手续,女儿也给老何寄来了一份移民资料。可老何说,他没考虑过移民,问老伴,她还要干脆:过去做啥西?第一,话语不懂,年纪大了本来社交圈就小,那边就更小了。第二,赚的钱去那边不禁花,事业单位退休五六千工资,折合成澳元是1000,那边八百以下澳元就是低保户,可以吃救济的嘞。

等哪一天跑不动了,就考虑找一个养老院,老何说,他的朋友圈里,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牵头找环境好的养老居所,到时候几个同学住在一起,抱团养老。

马大伯也说:“现在还可以,女儿也讲过,我们以后需要照顾,她就回来照顾我们,我说,你那边的家怎么办?她说她也没想那么多。”

马大伯现在70刚出头,他说自己以后会呆在杭州自己家里养老。

已经拿了美国绿卡的徐大伯 还在犹豫去哪边养老

徐大伯虽在美国拿了绿卡,但仍在犹豫到底在哪里养老。“现在的我,老不怕、死也不怕,就怕老了动不了。”他说。

有可能在美国养老,那就要申请老年公寓,因为长期跟孩子住在一起,不方便。

美国老年公寓是公民福利,申请要等好几年,一间公寓跟中国一个中套差不多,一房一厅一厨一卫,每天有一餐饭要求在老年公寓吃。

徐大伯说他去看过好几次美国的老年公寓,他有几个中国朋友也住那里,有车带老人们去超市买菜,会搞一些活动,学学英文,上上电脑课,收费也便宜。

徐大伯在美国家里做的中菜。

但是缺点也很明显——太孤单太冷清了。

国内呢,有亲朋好友,老同学老同事老邻居,热闹多了。但国内养老,要么去养老院,要么居家。养老院选公家还是私人的?条件到底怎么样?居家养老呢,保姆很难叫,搞不好三天两头要换……

徐大伯夫妇和小外孙,地点是女儿家附近通往海边山顶上的9号公路。

起码还有五年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

帮儿子办理移民加拿大后,老张就想好了自己以后的养老问题,抱团养老--敬老院--康复医院。

赵阿姨的子女都在国外,身边也没什么亲戚,谈到养老问题,她说自己很害怕。

“我可能会呆家里,找一个心地善良的阿姨照顾我,也可能这条路走不通,最后还是要到养老医院去。”赵阿姨说,有朋友劝她,还是去养老院吧,早晚都得去……

“不是我怕死,我想我应该起码还有五年自己能照顾自己,这个问题……再说吧。”

如果孩子能回来 最好还是回来吧

陈阿姨,52岁,一个人住杭州城北一间大房子,孩子在国外。

打通陈阿姨电话时,她正坐在公交车上,声音听去有些虚弱,她说自己身体不太好,以前得过癌症。

“儿子当初是交流申请的,去的欧洲,我身体条件不允许,一次都没去过欧洲。那边空气好一点,就业环境也不错,原来读书的时候,就打算定居在那边了,我当然尊重他的选择……

“但我对其他的父母有个建议,孩子到国外去,最好还是能回来,不要长期在外,等我们老了,亲情还是很重要的。”陈阿姨说得很动情。

她说最近打算找个居家阿姨,做做家务,照顾自己。

57岁俞教授从法国回来了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父母

2016年4月6日,上海交通大学党委组织部发布了一则职务任免通知:

聘任俞进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大—巴黎高科卓越工程师学院中方院长,聘期四年(试用期一年)……

57岁的俞进,就是我们文中频频提到的俞大伯的儿子,他最终选择回到国内工作(仍保留法国国藉)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父母。他对我们讲了自己内心的想法。

我以后在上海工作,就离杭州近了,回家就方便了。

如果留在国外,老人肯定照顾不过来,他们刚退休身体好时,有条件去法国,但现在,情况不一样了。就算他们能去法国住,那边的环境也不太适应得了,语言不通,而在这边,他们有自己的习惯和圈子,比较好一点。

现在,我一般两星期回一次杭州,回到家就聊家长里短,我们也快老了,我们的孩子也大了,我们的孩子也都出去了,都不在我们身边了。

如今80对岁的俞大伯夫妇,在杭州家里。

我父母呢,曾想找个敬老院,但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个家。我也觉得,现在养老院可能还没形成一个社会风气,将来社会化养老肯定是一个趋势,现在中国居家养老的多一点,其实对老人也不太适合。

我父母这一辈呢,确实很辛苦,他们经历的社会整体变化太多了,很多东西对他们来说,在观念上太难接受,但这是中国社会发展,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。





“我在国外带孙子”,更多细节尽在“杭州新闻”App,详戳链接:

▶儿女要出国:儿女为什么要出国?他们为什么没回来?

▶最怕生病:国外医疗水平也许比国内高,但没有医保的话,会看得你倾家荡产

▶迥异的教育观:千万不能打孩子!不要操心孩子的学习!

▶回国内养老:为儿女操劳一生,老人对自己的未来怎样打算?

都市快报记者 金洁洁 罗传达



今后,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出国留学,求职定居。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父母远渡重洋,陪读探望,帮忙带孙子孙女。这些老人现在遇到的种种,也是我们很多人以后将要面对的问题……



如果是你,你会选择为了孩子出国、定居国外吗?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苏白癜风遗传吗